管理層討論及分析

簡介及撮要

於回顧年度內,外圍環境充滿前所未有的挑戰。截至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集團收入下跌,股東應佔溢利亦大幅減少。

香港市場氣氛積弱多月,對集團收入造成嚴重影響,導致中期股東應佔溢利下跌34.5%。雖然期望下半年的情況或有改善,但市場於第三季度持續疲弱。二零二零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加倍嚴重地衝擊集團香港所有業務,包括速食餐飲、休閒餐飲及機構飲食,以及中國內地業務,令集團的利潤進一步下跌,並於第四季度錄得虧損。

此外,集團於本財政年度追溯採納香港財務報告準則16「租賃」,錄得使用權資產減值虧損40.6百萬港元,影響業績表現。集團亦錄得投資物業公平值虧損42.4百萬港元,而上一個報告年度則錄得19.8百萬港元溢利。受上述各種因素影響,集團股東應佔溢利較去年下跌87.1%。

為應對市場情況,集團第二季度起於人力資源、生產力管理及租金重議方面採取積極措施,以縮減營運開支。為應對因保持社交距離規例而轉變的消費模式,我們積極推廣外賣自取餐飲概念,並與第三方速遞平台合作提供外賣速遞服務,致力保障利潤率。

集團內地業務於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表現相對強勁,分店網絡迅速擴展。儘管中國政府於二零二零年一月針對新冠肺炎疫情實施嚴格的防疫措施,導致大部分餐廳的營運受到限制,但截至三月,保持社交距離規例已逐漸放寬。

目前這個全球性疫症仍未有確切的解決方案,政府因應不斷變化的疫情亦會作出不同的反應,因而影響消費者行為。集團抱持審慎態度,嚴格管理營運資金,以確保維持健康的現金流及穩健的現金狀況。這對於我們要渡過如此艱巨的經營環境十分重要。我們將繼續密切注視市場狀況,專注於切實控制成本及制訂業務策略,以保障股東利益,為可持續增長作好準備。

業績概要

集團已採納香港財務報告準則16「租賃」,生效日期追溯至二零一九年四月一日,並重列了上年比較數字。除短期和低價值租賃外,所有租賃使用權資產和租賃負債已獲確認。因此,使用權資產的折舊和租賃負債的財務成本已在綜合損益表中確認。年內,使用權資產減值虧損錄得40.6百萬港元,投資物業的公平值虧損42.4百萬港元,上一個報告年度則錄得公平值溢利19.8百萬港元。年內亦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香港特區政府」)防疫抗疫基金資助57.2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無)。

收入
截至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集團收入減少6.2%至7,963.1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8,493.9百萬港元)。集團收入按業務載列如下:

截至九月三十日止六個月

  二零一九/二零年度 二零一八/一九年度 變動
百萬港元 百萬港元 (%)
香港
       速食餐飲及機構飲食 5,938.8  6,264.4 (5.2)
       休閒餐飲 779.2 905.8  (14.0)
       其他*        155.1       171.8        (9.7)
       小計    6,873.1    7,342.0          (6.4)
中國內地    1,090.0    1,151.9         (5.4)
集團    7,963.1     8,493.9          (6.2)

* 主要為食品加工及分銷收入和租金收入

毛利率
毛利率下跌至9.2%(二零一八/一九年度:14.4%),雖然集團已採取嚴格控制成本措施,但成本減少不足以抵銷新冠肺炎疫情對收入減少的負面影響。

行政費用
行政費用增加8.1%至481.4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445.5百萬港元),主要由於上一個報告年度未達到設定目標,以致已獎授之業績股份未獲歸屬,以股份支付的酬金開支增加至23.8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溢利1.2百萬港元)。

主要成本
主要開支載列如下:

截至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

  二零一九年   二零一八年  
百萬港元 收入佔比
(%)
百萬港元
(經重列)
收入佔比
(%)
原材料及包裝成本  2,258.2 28.4 2,334.8 27.5
人工成本 2,696.4 33.9 2,667.4 31.4
租金成本* 1,045.0 13.1 1,049.4 12.4

*包括與租金有關的使用權資產折舊及租賃負債的財務成本,以及短期租賃和低價值租賃的租金成本和營業額租金。

其他收入及其他淨(虧損)╱溢利
其他虧損增加58.2百萬港元,主要由於投資物業公平值虧損42.4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溢利19.8百萬港元)、使用權資產減值虧損40.6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無)及政府資助增加至60.3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1百萬港元)。年內獲得香港特區政府防疫抗疫基金資助57.2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無)。

所得稅費用
所得稅費用減少68.9%至39.9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128.5百萬港元)

股權持有人應佔溢利
集團股權持有人應佔溢利減少87.1%至73.6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569.9百萬港元),主要由於香港市場氣氛疲弱及第四季度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導致收入下跌。

分類業績
香港分類業績下跌43.2%至491.5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866.0百萬港元),主要由於市場氣氛疲弱及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導致收入下跌。中國內地業績下跌51.3%至77.3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158.9百萬港元),主要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及人民幣貶值。

每股基本溢利
集團每股基本溢利減少86.7%至0.13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0.98港元)。

股息
鑒於本年度業績以及維持穩健的現金流,董事局建議不派發本年度末期股息(二零一八/一九年度:每股65港仙)。年內派發中期股息每股19港仙,全年派息率為151.1%。

業務分析

速食餐飲及機構飲食
受香港市場氣氛疲弱及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的雙重影響,集團速食餐飲和機構飲食業務經歷了嚴峻的一年,收入下跌5.2%至5,938.8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6,264.4百萬港元)。該業務佔集團二零一九╱二零年度總收入的74.6%,門店總數於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為294間(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298)。

速食餐飲業務方面,大家樂快餐及一粥麵於回顧年度內的同店銷售分別錄得6%及7%負增長。香港持續疲弱的市場氣氛,令人流及需求放緩,上半年業績表現因而受衝擊。為保障收入及市場份額,該業務調整市場策略,由推廣以「鐵板餐」為主打的招牌產品,改為提供更多超值火鍋早鳥及晚市優惠,以及午市及茶市特別優惠。

自第二季度以來,速食餐飲業務已縮減營運開支,積極管理人力資源和生產力,並重新商議租金條款。然而,下半年的市場氣氛持續疲弱,進一步打擊需求。新冠肺炎疫情於第四季度爆發,政府隨之實施的保持社交距離措施,進一步削弱消費者的需求,為業務收入帶來顯著的影響。

該業務除了自第二季度採取針對租金、人力資源及其他營運開支的成本控制措施外,亦積極推廣外賣餐飲概念,包括推出超值家庭晚市套餐及指定食品特快外賣服務,並與第三方外賣速遞平台合作提供外賣速遞服務,以配合因保持社交距離規例而改變的消費模式。

與此同時,我們正加快應用科技於消費者層面,如向Club 100會員推出手機點餐應用程式及網上平台,同時亦不斷改進營運層面的科技使用,如增設自助點餐機、取餐輪候系統及二維碼,以提高銷售及生產力。

大家樂快餐開設7間新門店,於年底經營162間門店(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162)。一粥麵開設6間新門店,於財政年度末門店數目達45間(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49)。儘管集團於下半年暫緩網絡拓展計劃,但仍會積極把握機遇,於租賃條款理想及優越位置開設門店。

集團機構飲食品牌泛亞飲食活力午餐於年內面對重大挑戰。雖然泛亞飲食取得7項新的重要合約,年末營運單位數目達87個(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87),但大學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中至二零二零年一月期間關閉,並因新冠肺炎疫情從農曆新年起停課,導致收入受到嚴重打擊。另外,由於保持社交距離措施禁止醫院訪客以防止疫症蔓延,令醫院分店客流量減少。活力午餐亦因全港學校自農曆新年起停課而收入大減。面對目前環境,集團正為機構飲食業務發掘新機遇,並對新冠肺炎疫情受控後的業務前景感到樂觀。

休閒餐飲
休閒餐飲業務整體收入於年內下跌14.0%至779.2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905.8百萬港元)。該業務於年末經營62間門店(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60)。

面對疲弱的市況及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休閒餐飲業務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以適應嚴峻的營商環境,包括實施彈性營運時間、短暫關閉門店、重議租金條款、密切監察生產力、重新調配人力資源及整合表現遜色的品牌及門店。

為了吸引對價格敏感的消費者,該業務為堂食及外賣顧客提供超值的套餐及推廣優惠,並透過第三方外賣速遞平台提供免費網上外賣速遞服務,以及推行會員獎賞計劃。

集團中餐品牌上海姥姥米線陣於年內分別開設2間及4間門店,年末分別經營13間及20間門店(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分別為12間及17間)。上海姥姥憑藉較明確的品牌特色及經營模式,繼續專注於提供正宗的季節性菜式及餐單。米線陣重新調整其品牌定位,致力成為價錢合理、餐單吸引及質量可靠的快速休閒餐廳品牌。

集團非中餐品牌The Spaghetti House意粉屋)及Oliver’s Super Sandwiches利華超級三文治)於年內分別開設3間及4間新門店,年末分別經營8間及16間門店(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分別為7間及13間)。The Spaghetti House意粉屋)繼續致力將品牌打造成為顧客首選之「家庭餐廳」,而Oliver’s Super Sandwiches(利華超級三文治)的品牌重整計劃則為其主要類別的招牌產品帶來銷售增長。

回顧年度是休閒餐飲業務的整合期。為了進一步提升效益,集團已委聘顧問,從工作流程及人力資源調配方面研究提高生產力的方案。

集團持續優化特許經營品牌的業務模式,同時探索未來擴展的潛力。

中國內地
儘管人民幣兌港元較去年貶值4%,中國內地業務收入下跌5.4%至1,090.0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1,151.9百萬港元)。

於新冠肺炎疫情在二零二零年一月爆發前,縱使食材成本上升,華南快餐業務表現仍然強勁。該業務的收入減少1.5%至人民幣921.3百萬元,同店銷售錄得負增長5%。

截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華南快餐的主要業務策略均取得成功,奏效的產品推廣活動、O2O外送服務及加快開店步伐,帶動所有門店錄得銷售增長,盈利能力良好,成績令人鼓舞。鐵板餐產品活動亦成功帶動銷售及交易量增長,而公司整體推行的「從品質出發」計劃,亦有助提升全面質量管理及文化,推動整體銷售增長及提高顧客忠誠度。

然而,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大部分食肆在二零二零年二月及三月均按政府政策有限制地營業,導致整個行業的銷售收入大跌。預期在疫症受控後,市場將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至正常水平,但消費意欲及日後的消費行為或會因保持社交距離措施而明顯改變。

於財政年度末,集團在中國內地經營114間門店(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107)。由於集團對市場及業務增長潛力充滿信心,於年內開設14間新門店,惟網絡擴張計劃因二零二零年一月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而擱置。我們將於新財政年度上半年以審慎的步伐重啟門店拓展計劃,冀在市況好轉時恢復快速增長。

由業務可持續性到業務變革

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中,集團確立兩個明確且需要並存的目標—保障生命和生計,強調需要在現況下作出平衡及情理兼備的應對措施。我們將此理念應用到業務之中,並正積極推行雙管齊下的發展策略,以應對疫情過後與生命和生計相關的課題。

優化我們的品牌
集團能否成功適應新的市場環境,將更能彰顯其在行業及社會的領導地位。

集團採取了切實措施保障員工和顧客的健康,並對營運流程和餐廳設施進行改革。除了高度重視清潔及提供低密度的用餐環境外,門店亦增設安全隔板分隔餐桌和實施體溫檢查。集團正從健康層面探索新機遇,除了食品製作、運輸和送遞的衞生及安全外,亦會更注重考慮產品和餐單的營養價值等因素。

集團正積極調整業務以適應市場環境的新要求,以配合市民生活需求。為迎合不斷變化的消費者喜好,我們採用手機及網上訂餐等先進技術,在最低的接觸風險下,為顧客提供最便捷的服務。對於希望避開人潮的顧客,集團正引入外賣速遞專櫃處理網上訂單,讓顧客毋須在店內排隊輪候。我們亦正探索其他新科技來調整和改良業務模式,以應對日後的經營環境。

集團與社區一同成長,一起渡過逾50年的順逆境,已成為香港日常生活的支柱之一。長遠而言,我們相信集團在保障客戶、員工、投資者及業務夥伴方面所付出的努力,將有助提升集團作為負責任企業公民的形象。

評估我們的網絡
於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集團在香港設有356間分店,中國內地設有114間分店。

在此充滿挑戰的時期,集團正緊密與業主商議調整租約,同時致力爭取租金寬免。目前低迷的市場環境乃獲取具吸引力且租賃條款有利的店鋪位置之良機。集團將審慎行事,把握機會發掘這些位置優越的地點。

中國內地市場方面,集團預期可在疫症受控後,有序地恢復網絡拓展計劃。鑑於目前情況不斷變化,集團抱持審慎態度,並將在經營環境穩定後重新啓動擴張計劃。

確保穩定的供應鏈
疫症爆發前,集團已將「從品質出發」定為回顧年度的主題,以強調我們對維持食品質量與安全的持續努力及決心。

在目前的環境下,强大而穩定的供應鏈尤為重要。集團實施環球採購和源頭採購策略,有助減低對業務的潛在風險,讓集團可在疫情爆發時立即作出應變,確保供應穩定。

充分善用人力资源
集團深明員工是促進業務發展的推動力,因此不時根據市場需求轉變而重新調動人力資源,並培訓員工善用新科技以提高生產力、效率和員工滿意度。

我們亦已實施新措施保障前線員工的健康與安全。管理層感謝集團前線員工在此艱難時期展現的勇氣,努力不懈服務香港社區。

財務回顧

財務狀況
集團於回顧年度內的財務狀況保持穩健。截至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集團錄得淨現金約345百萬港元,可動用銀行信貸額為786百萬港元。集團於同日的流動比率為0.5(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0.8),現金比率為0.2(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0.5)。集團沒有任何外部借貸(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無),負債比率(借款總額減除現金及現金等值項目與總權益相比)為零(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零)。

集團的股本回報率在二零一九╱二零年度為3%(二零一八╱一九年度:18%),資產回報率為1%(二零一八╱一九年度:8%)。

資本開支和承擔
集團於回顧年度內的資本開支(撇除使用權資產)為487百萬港元(二零一八╱一九年度:290百萬港元)。截至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集團尚未行使的資本承擔為449百萬港元(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580百萬港元)。

或然負債
於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本公司向財務機構提供擔保其附屬公司之信貸額約945百萬港元(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915百萬港元)。集團於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並無抵押資產(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無)。

財務風險管理
對於外匯波動,集團的業務收支主要以港元計算,旗下在中國內地的業務收支則以人民幣計算。外匯操作並未對集團構成重大風險,但我們將持續保持警覺,密切注視有關匯率的變動。

前景

儘管市場前景不明朗,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持續,但集團將抱持審慎態度,專注於完善業務策略及調整營運模式,以在瞬息萬變的環境中與時並進,不斷發展。

保持社交距離措施顯然正在影響消費行為及模式,繼而改變我們的收入基礎。集團預期在新冠肺炎疫情過後,將會出現新的商業模式,故積極尋求一個既可配合營運,又可滿足顧客需要的業務模式。與此同時,我們將繼續嚴格控制人力資源及租金成本,包括租賃調整。

消費者行為轉變快速,集團致力把握網上及手機點餐新趨勢帶來的市場機會,並著重增加外賣自取和外賣速遞的選擇,以迎合市場需求。集團積極應用新科技以推動和革新點餐及服務承諾方面的發展,長遠提高生産力及效率。

集團憑藉逾50年的經驗,有信心能順利渡過目前的困境,並在未來歲月繼續與社區同步向前。

網站地圖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版權 © 2014 大家樂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請以解析度 1024×768 之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7、Firefox 3.6 或以上瀏覽器閱讀此網站,以獲得至佳瀏覽效果。